星际穿越

作者:VIP彩票平台

或许每年的11月注定都是科幻片的月份。记得去年11月的时候,有一部号称“剧情严谨、画面华丽”的科幻巨制《地心引力》曾掀起过一阵“物理热”。阿方索卡隆利用长镜头的技巧,抓住了所有观影者的眼球,展现了宇宙的深邃和地球的美丽。

而在,今年11月,诺兰的科幻巨制《星际穿越》再次登录荧屏。在发布前,意外地没有受到多少的媒体炒作。但是,这并不影响这部片子在上映后引发的巨大“物理热潮”。对,没错,和《地心引力》引发的“物理热”相比,《星际穿越》引发的绝对是一股潮流。

说到这个,不得不提到一个伟大的物理学家,吉普索恩。作为当代研究天体物理的佼佼者,吉普的加入给这部电影带来了整个世界观的支撑。电影中展现的虫洞、黑洞、吸积盘、超立方体等超乎想象的内容不仅美轮美奂,甚至是完全按照物理公式推导出的最严谨、最真实的猜想。这些都让我在观影时感到震撼,观影后回味无穷。就像片中男主所说的一样:这是第一次看到不是平面插画的黑洞。

说到了男主,不得不提这名演员,马修麦康纳。前不久有一部叫《华尔街之狼》的电影,列昂纳多无可厚非的吸引了大量的眼球,但是马修的出演更是给这部片子带来了活力。而放眼更久之前的片子就会发现,诺兰为何会选择马修的原因:97年的《超时空接触》就由马修主演。作为同题材的影片,马修在《超时空接触》中的表现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在《星际穿越》中,看过的影迷都知道一个场景:“男主Cooper从Miller星回来后,地球时间已然消逝了23个年头。Cooper坐在显示器前,一段段的看着这23年中儿子从地球发来的通讯。”然而,这丰富的内容,诺兰仅用了一个慢推的Cooper特写长镜头,几乎是整整两分钟的时间,马修伴随着“儿子”的录音,展现了一个父亲全部的喜怒哀乐。

就像诺兰在北美电影宣传时做的采访中说的一样:希望这部影片能让观众在观影后不会过多地讨论物理原理,而是去理解影片中呈现的情感内容。

整部影片虽然有着吉普的鼎力相助,有着一个数百人团队的真实模拟。但是,这部影片最让人能反思的,是感情的力量。弗洛伊德说过,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感情。贯穿整部影片的父爱给这部电影在“软实力”的搭建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除了之前提到的精彩的长镜头,很多人肯定对Cooper在临行前开车的一段镜头记忆犹新。不单单是因为马修极其真实的艺术表现,同时还因为剧情设计中,诺兰让Cooper掀开了车上的一块毛毯。虽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小动作,但凡是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这个“掀毛毯”的动作,承载了多少父女之间的回忆。

相比Cooper从头至尾几乎没怎么变化之外,影片中女儿Murphy就因为相对论的关系,一共经历了少女、成人、和老年这三个时间段。饰演少女的麦肯基弗依可以说和饰演成人时期的杰西卡查斯坦有着差不多的戏份。一个自幼丧母的女儿对父亲的依赖;看见父亲为了一些莫名的理想舍弃自己的无奈和愤怒;期待和相信父亲回来的憧憬,都被这两名演员展现的淋漓尽致。虽然,诺兰在当初曾犹豫是否要选择亲情为主线,但现在的成片告诉我们,相比较爱情,亲情的展现力更为突出。

不过,《星际穿越》中仍然也留有着一份“爱情”。那就是Brand与Edmound。Edmound虽然作为女一号Brand的男友,但是很可惜,从头到尾并没有出现过一个镜头。只有影片最后,出现了一个Edmound的名牌。可即便如此,这也不影响影片中关于爱情元素的讨论。在从Miller星回永恒号后,男主Cooper、女主Brand和黑人教授Romilly针对下一个目的地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这一段中,马修和饰演Brand的安妮海瑟薇的艺术表现力再一次得到了体现,特别是海瑟薇在陈述“爱情或许是更高纬度的内容”时,完全将影迷给带入了另一个思考之中。柏拉图曾说过,当心灵摒弃肉体而向往真理时,才是最好的。在唯物主义大行其道的现在,有着太多太多我们不能解释的东西。然而,有时候靠着感觉走,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感觉”到底是什么?仅仅只是几个生物脉冲?爱情仅仅只是荷尔蒙的效益?这些似乎都说不过去。诺兰在这里展现出了自己的“维度”,他将爱情提升到了一种“更高维度的事物”,一种人类能感知却不能理解的事物。

就像Brand和Cooper的一段辩论所说的----C:爱情只是为了生物繁衍、发挥社会效应。B:那爱着一个死去的人,能有什么繁衍,发挥什么社会效应?

爱情,就是一个很迷人的谜。

当然,影片中设下的谜团也并不少。两个瞬间翻转的“反派”让所有影迷都大跌眼镜。之所以在“反派”头上打引号,是因为这两个“反派”Mann博士和老Brand教授实际上也并不能算是穷凶极恶。

先谈谈Mann吧。作为主角众人抵达的第二个星球,Mann博士给Cooper等人展现了一个“人类的新乐园”。可是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惊讶的发现,Mann竟然从头到尾都在扯谎,这个星球完全就是一颗“冰疙瘩”,不仅没有氧气,甚至寸草不生。而Mann的形象,也从一个“最伟大的探险家”变成了一个懦夫。他打坏了Cooper的面罩,下套杀害了黑人教授Romilly。不过最终,Mann也没能逃出“反派的命运”成为了宇宙中的尘埃。

但实际上,Mann的行为并没有任何“凶恶”之处。试想,如果你被投放到了一颗完全没人的星球,你花光了所有的资源都没能探索到适合自己的地方,你又会怎么做。我相信任何人都会本着一颗求生的心。Mann也是有家室的人,即便没有家室,通过Mann的表述我们也能发现“就算你没有爱人和孩子,但是你会在绝望中想到你最熟识的朋友,然后你会开始求生。”在逆境中推动我们求生的不是其他,正是感情。本着一份情,Mann想要求生;本着一个信念,Mann想要成为一个英雄。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一点都不自私,而是“我会拯救全人类”。

同样的,这个信念在老Brand的脑中也是根深蒂固。作为一个老物理学家,老Brand决定靠数百个受精卵延续人类这个种群。他深知人类感情的局限,深知人类不会为了陌生人舍弃家人。因此扯了个大慌,瞎扯了一个Plan A,让Cooper和自己女儿踏上了星际穿越之路。但是,看似“极度理性甚至冷漠的”老Brand也只是一个老人。他给女儿Brand发的录音,他虽然是虚拟了一个Plan A,但仍然给Plan A的基础理论打下了一半的基础。这一切都表明了老Brand即便自己不说,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但他仍然是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女儿,并希望女儿期待的Plan A可以成功。

所以,纵览全篇。整个电影虽然充斥着精彩的画面,穿插着严谨的物理知识。但每一个人物都并没有因为其他元素的充实而显得干瘪。一条贯穿始终的父爱主线,牵扯着无数条细腻、真实的感情线,构建了这部经典大片。

最后引用老Brand一直提到的狄兰托马斯的诗歌: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诺兰用他无声的咆哮,给了我们一个难忘的良夜。

本文由VIP彩票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